生态环境部官媒《环境保护》刊发“中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及其价值化实现路径设计”(之一)


2020-07-24 09:55
阅读:480次

        2020年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15周年。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把“绿水青山”蕴含的生态产品价值转化为“金山银山”,是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重要举措。本次专题从宏观理论到具体实践,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模式与路径、生态价值核算的最新进展,到“两山”转化先行地、森林生态系统、水生态产品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方面做出的有益探索,全方位展示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重要意义,多角度提出了构建面向现代化美丽中国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对策建议。

image.png

国家林草系统生态产品价值化实现进展报道:中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及其价值化实现路径设计,全文如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提到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由此可以看出,森林高居山水林田湖生命共同体的顶端,在2500年前的《贝叶经》中也把森林放在了人类生存环境的最高位置,即:有林才有水,有水才有田,有田才有粮,有粮才有人。森林生态系统是维护地球生态平衡最主要的一个生态系统,在物质循环、能量流动和信息传递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发挥的绿色水库”“绿色碳库”“净化环境氧吧库生物多样性基因库四个生态库功能,为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尤其是人类福祉的普惠提升提供了生态产品保障。目前,如何核算森林生态功能与其服务的转化率以及价值化实现,并为其生态产品设计出科学可行的实现路径,正是当今研究的重点和热点。本文将基于大量的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实践,开展价值化实现路径设计研究,以期为绿水青山金山银山转化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范式。

一、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技术体系

    利用森林生态系统连续观测与清查体系(以下简称森林生态连清体系,见图1),基于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为主体的森林生态系统服务监测评估标准体系,获取森林资源数据和森林生态连清数据,再辅以社会公共数据进行多数据源耦合,按照分布式测算方法,开展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

    森林生态连清体系

    森林生态连清体系是以生态地理区划为单位,以国家现有森林生态站为依托,采用长期定位观测技术和分布式测算方法,定期对同一森林生态系统进行重复的全指标体系观测与清查的技术。它可以配合国家森林资源连续清查(以下简称森林资源连清),形成国家森林资源清查综合调查新体系,用以评价一定时期内森林生态系统的质量状况[1]。森林生态连清体系将森林资源清查、生态参数观测调查、指标体系和价值评估方法集于一套框架中,即通过合理布局来实现评估区域森林生态系统特征的代表性,又通过标准体系来规范观测、分析、测算评估等各阶段工作。这一套体系是在耦合森林资源数据、生态连清数据和社会经济价格数据的基础上,在统一规范的框架下完成对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评估[2]

image.png

1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连续观测与清查体系框架

    评估数据源的耦合集成

    第一,森林资源连清数据。依据《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技术规程》(GB/T 38590—2020[3],从森林资源自身生长、分布规律和特点出发,结合我国国情、林情和森林资源管理特点,采用抽样调查技术和以“3S”技术为核心的现代信息技术,以省(区、市)为控制总体,通过固定样地设置和定期实测的方法,按照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对不同省(区、市)的具体时间安排,定期对森林资源调查所涉及的所有指标进行清查。目前,全国已经开展了9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

    第二,森林生态连清数据。依据《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指标体系》(GB/T 35377—2017[4]和《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方法》(GB/T 33027—2016[5],来自全国森林生态站、辅助观测点和大量固定样地的长期监测数据。森林生态站监测网络布局是以典型抽样为指导思想,以全国水热分布和森林立地情况为布局基础,辅以重点生态功能区和生物多样性优先保护区,选择具有典型性、代表性和层次性明显的区域完成森林生态网络布局。

    第三,社会公共数据。社会公共数据来源于我国权威机构所公布的社会公共数据,包括《中国水利年鉴》《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水利建筑工程预算定额》、中国农业信息网(http://www.agri.gov.cn/)、《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中的《环境保护税税目税额表》。

    标准体系

    由于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涉及不同气候带、不同区域,范围广、类型多、领域多、影响因素复杂,这就要求在构建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标准体系时,应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紧扣林业生产的最新需求和科研进展,既要符合当前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研究的需求,又要具有良好的扩充和发展的弹性。通过长期定位观测研究经验的积累和借鉴国内外先进的野外观测理念,构建了包括三项国家标准(GB/T33027—2016GB/T 35377—2017GB/T 38582—2020[6])在内的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标准体系(见图2),涵盖观测站建设、观测指标、观测方法、数据管理、数据应用等方面,确保了各生态站所提供生态观测数据的准确性和可比性,提升了生态观测网络标准化建设和联网观测研究能力。

image.png

2 森林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标准体系

    分布式测算方法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是一项非常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很适合划分成多个均质化的生态测算单元开展评估。因此,分布式测算方法是目前评估森林生态系统服务所采用的一种较为科学有效的方法,通过诸多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案例也证实了分布式测算方法能够保证结果的准确性及可靠性。

    分布式测算方法的具体思路如下:第一,将全国(港、澳、台除外)按照省级行政区划分为第1级测算单元;第二,在每个第1级测算单元中按照林分类型划分成第2级测算单元;第三,在每个第2级测算单元中,再按照起源分为天然林和人工林第3级测算单元;第四,在每个第3级测算单元中,再按照林龄组划分为幼龄林、中龄林、近熟林、成熟林、过熟林第4级测算单元,结合不同立地条件的对比观测,最终确定若干个相对均质化的森林生态连清数据汇总单元(见图3)。

    基于生态系统尺度的定位实测数据,运用遥感反演、模型模拟(如IBIS—集成生物圈模型)等技术手段,进行由点到面的数据尺度转换。将点上实测数据转换至面上测算数据,即可得到森林生态连清汇总单元的测算数据,将以上均质化的单元数据累加的结果即为汇总结果。

image.png

3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分布式测算方法

二、多尺度多目标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实践

    全国尺度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实践

    在全国尺度上,以全国历次森林资源清查数据和森林生态连清数据(森林生态站、生态效益监测点以及1万余个固定样地的长期监测数据)为基础,利用分布式测算方法,开展了全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7-9]。其中,20091117日,基于第七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数据的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结果公布,全国生态服务功能价值量为10.01万亿元/年;20141022日,原国家林业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公布了第二期(第八次森林资源清查数据)全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总价值量为12.68万亿元/年;最新一期(第九次森林资源清查)全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总价值量为15.88万亿元/年。《中国森林资源及其生态功能四十年监测与评估》[10]研究结果表明:近40年间,我国森林生态功能显著增强,其中,固碳量、释氧量和吸收污染气体量实现了倍增,其他各项功能增长幅度也均在70%以上。

    省域尺度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实践

    在全国选择省级行政区、代表性地市、林区等60个区域开展森林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实践,评估结果以中国森林生态系统连续观测与清查及绿色核算系列丛书的形式向社会公布。该丛书包括了我国省级及以下尺度的森林生态连清及价值评估的重要成果,展示了森林生态连清在我国的发展过程及其应用案例,加快了森林生态连清的推广和普及,使人们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森林生态连清体系在当代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并把绿水青山价值多少金山银山这本账算得清清楚楚。

    在省级尺度上,如系列丛书安徽卷[11]的研究结果显示,安徽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总价值为4804.79亿元/年,相当于2014年安徽省GDP20848.75亿元)的23.05%,每公顷森林提供的价值平均为9.60万元/年。在代表性地市尺度上,如在呼伦贝尔国际绿色发展大会上公布的2014年呼伦贝尔市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总价值量为6870.46亿元,相当于该市当年GDP4.51[12]

    林业生态工程监测评估国家报告

    基于森林生态连清体系,开展了我国林业重大生态工程生态效益的监测评估工作,包括:退耕还林(草)工程和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退耕还林(草)工程共开展了5期监测评估工作,分别针对退耕还林6个重点监测省份[13]、长江和黄河流域中上游退耕还林工程[14]、北方沙化土地的退耕还林工程[15]、退耕还林工程全国实施范围[16]、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退耕还林工程[17]开展了工程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耦合评估。针对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分别在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18]和黄河流域上中游地区开展了2期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效益监测评估工作。

11:24
Tuesday 30 Aug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