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求索
 
   
 
 
中国绿色时报系列报道(三):巧设账户 让森林资源资产动起来
    中国绿色时报12月25日报道  记者  吴兆喆 梅青 敖东 

    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究竟该用实物量计量,还是价值量计量,业内专家一直争论不休。
  
    有专家认为,并不是进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所有资源都能实现价值量化,在量化不能统一到价值时,数据的平衡关系就不存在。所以,支持以实物量形式管理。
  
    但许多专家并不赞同这一观点,认为自然资源资产无法统一到价值量时,实物之间无法参照对等,负债表就失去了客观性和设置的原意,对领导干部的离任审计就难以进行,所以必须以价值量形式管理。
  
    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项目领导小组组长东淑华持后一种观点。她认为,这是对林业价值的最好体现。举例说,如果砍10亩油松,再种10亩杨树,这片森林的价值是否有变化?外行看起来没变,但内行很清楚,实际变化很大,在涵养水源、保育土壤等方面,老杨树林的价值高于新植的油松林;但论木材价值,松木明显高于杨木。两者不统一到货币层面,可能会得出相反的结论。
  
    那么,如何将自然资源资产统一到货币层面后,让其动起来呢?很明显,其要点是账户如何设置。
  
    内蒙古为客观反映森林资源资产的变化,编制负债表时创新性地设立了3个账户,即一般资产账户、森林资源资产账户和森林生态服务功能账户,还创新了财务管理系统管理森林资源,使资产、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的恒等关系一目了然。
  
    管起来,将责权引入财务会计系统
  
    在我国传统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表只是将自然资源进行实物量统计,没有对其价值量进行量化,且对实物量的统计也十分粗略。
  
    这种资源无价的观念,使得那些不能为人类带来直接经济收益的自然资源资产和生态产品往往被排除在传统的资产负债表之外,在经济行为决策中也不被考虑,导致人们单纯追求经济增长,忽视了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东淑华认为,突破传统资产的概念,给自然资源以资产属性,并将自然资源资产量化、价值化,是内蒙古追求创新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目标。
  
    为此,需要对现有的财务、统计制度进行改革,充分发挥资产评估的价值计量功能,将权责发生制引入到财务会计系统中,才能真正将自然资源管起来。
  
    内蒙古在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时特别设置了3个账户,就是想突破价值计量反映资源变化情况的难关,力求做到全面计量、动态管理。
  
    东淑华介绍,一般资产账户,用于核算一个林场或旗(县)乃至省(区、市)的正常财务收支情况;森林资源资产账户,用于核算其森林资源资产的林木资产、林地资产、湿地资产、非培育资产;森林生态服务功能账户,用来核算其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包括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等。
  
    如何实现3个账户管理的动态化和量化以及综合计算?显然又一难题显现,这就必须创新森林资源资产账户的软件开发管理系统。
  
    承担此项任务的是赤峰金财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它也是用友软件在赤峰的授权服务中心,编程工程师杨志刚对财务管理系统烂熟于心。他介绍,新开发的系统是在用友T3财务软件的基础上升级完成的,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财务管理系统的财务报表模块,除预设了多行业和新会计准则报表模板外,用户还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再修改设计。财务报表与总账之间有完善的接口,可以完成从总账中进行日常发生财务数据的取数操作,报表中包含丰富的函数公式,只需把所需数据的科目编码编入到报表中,查看时一键自动表重算,不用再手动计算编制,使数据更准确,更可根据需求生成各种管理所需的统计报表。
  
    以内蒙古自治区翁牛特旗桥头林场为例,通过财务报表模块,这3套账册既可以分别生成各账户的资产负债表反映林场正常的财务状况,也可以将3张报表汇总成一张综合的资产负债表,来反映整个林场的森林资源资产财务状况。将来,如果将核算的范围扩大到旗(县)乃至盟(市)后,就能实现各地的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汇总,即可生成一张整个自治区森林资源资产情况的报表。
  
    杨志刚说,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财务管理系统,突破了单一财务部门应用的局限,实现了财务、业务一体化的多部门应用模式。
  
    动起来,可客观反映自然资源价值
  
    管起来的目标,是为了动起来。
  
    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厅长呼群说,只有将森林资源真正地管起来,才能使全社会树立科学发展观,进而让更多人积极投入到生态建设中,促进生态资源保值、增值。
  
    然而,从内蒙古试点林场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3个账户得知,一般资产账户占林场资产总额的比重不到10%,森林资源资产账户和森林生态服务功能资产账户占比超过90%。而在后两者中,森林生态服务功能的价值是林地、林木总价值的3.3倍。
  
    也就是说,这3个账户中,无形资产占据绝对优势,统计稍有差池,就会对自然资源以及领导干部离任审计造成严重后果。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首席专家、博士生导师王兵表示,项目设置森林生态服务功能资产账户时,已充分考虑了资源消耗核算、环境污染损失核算和生态效益核算,确保了数据的有效性。
  
    以环境污染损失核算为例,如果一片林地遭到了水污染,那么就必须用市场的价值对污染造成的损失进行核算;同时,还要核算治理这片林地的水污染花费了多少资金。这两者相加,就是这片林地的环境污染损失,在统计森林资源资产时,这片林地产生的总价值减去环境污染损失,就是其实际价值。
  
    当然,这只是假定已发生的情况。如果污染没有发生,那么,为避免环境污染而支付的成本,也需要合理估算,在统计林地价值时予以扣除。资源消耗核算、生态效益核算与此同理,付出则减去,得到则增加。如果发生自然灾害,还需要把损失减扣,这样才能反映林地价值的真实状况。
  
    这时,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不管是核算还是估算,运算量必然大得惊人,怎么才能做到既省时又省力呢?
  
    内蒙古自治区林业监测规划院工程师李国梁介绍,他带领的团队研发出了新的资源管理系统和统计模块,只要初次统计正确,以后逐年根据计算机设定的模块输入的基础变动数据就可自动运算和更新,不用担心数据有误。
  
    这套系统的设计还有一个更大的优势,就是它建立在内蒙古原本的一套森林资源监测管理系统上,系统目前仍与原系统的资源管理变动情况相衔接,基础数据和变动情况依然可以充分利用现有资源管理系统的数据更新资料。因此,只要这套系统正常运行,各年度森林资源资产实物量与价值量变化就可以自动更新。
  
    桥头林场场长李赟举例说,2014年,桥头林场森林资源资产账户总额为1.35亿元,森林生态服务功能资产账户为3.62亿元;如果2015年由于森林火灾导致林木减少,进而引发水土流失等,那么,在统计2015年的账户资产时,除了要核算资源消耗的价值,也要估算为治理水土流失花费的成本,反之亦然。至2016年,甚至2020年,逐年再依据相应模块更新数据即可。
  
    由此可见,内蒙古已建立的森林资源资产管理账户,不仅可以实现实物量与价值量的自动运算,还能很好地反映自然资源的存量和消耗量,为客观反映某一地区自然资源状况打下了坚实基础。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作为一项新的核算制度,自然资源资产不仅存在着与传统国民经济核算制度不接轨、统计数据收集分析困难等问题,而且推行起来也比较困难。
  
    因此,呼群表示,内蒙古通过试点,率先试行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检验总体编制框架和方法的可行性,对于在全区乃至全国推行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具有现实意义。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版权:国家林业局科学技术司
主办: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网络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