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求索
 
   
 
 
中国绿色时报系列报道(二):内蒙古是如何突破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难关的?
    中国绿色时报12月24日报道  记者 吴兆喆 梅青 

    成功背后的艰辛,往往只有努力者自己知道。
  
    内蒙古突破试点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编制难关,受到了业界专家高度肯定,他们认为最值得称赞的是形成了一整套的科学路径,让全局突破变得不再遥远。
  
    作为崭新的课题,编制过程中的困境突破又有谁知晓呢?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厅长呼群感慨,如果没有明确的原则,如果调查数据有误,如果价值量核算得不到国际认可,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泡沫。因此,科学的方法尤为重要。
  
    方法学,就是科学地对所使用的方法加以整合,揭示其内在规律,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进行学术创新。只有方法科学,路径才会正确,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才能为保护和利用自然资源,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信息支撑和决策支持。
  
    确立原则,为实际操作导航
  
    党中央提出,要以资源环境生态红线管控、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和责任追究等重大制度为突破口,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其中,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是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建设。
  
    既然时代的命题标注了改革方位,那么,内蒙古如何确保编制方案的科学性,进而真实地反映区域森林资源资产实况呢?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项目领导小组组长东淑华介绍,项目小组首先确定了三大原则——依法原则、制度性原则和标准原则。然后,再将三大原则细分为6个原则,即依法依规、客观性、科学性、持续经营、重要性、与国民经济统计相衔接。
  
    东淑华说,前3个原则强调了负债表的可适用性和可推广性,后3个原则强调了森林资源的价值所在,尤其是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突出作用。
  
    由于这一项目涉及生态学、经济学等多个学科,所以,需要相关行业的专家与专业技术人员协同攻关,而各行业涉及的法律法规又不同,故所有环节必须在法规的框架内进行;因要通过核算森林资源资产的存量及变动情况,以评估当期价值量的变化,所以,必须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可靠性、可验证性;特别是在森林资源资产价值量估算过程中,应根据特定的目的,科学制订方案并选择适用的价值类型,使评估结果科学合理。
  
    同时,为体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价值观和发展观,编制负债表时必须充分考虑森林的可持续经营,并通过宣传引导,加深人们对森林尤其是森林服务功能的认识,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发展奠定群众基础,进而提升林业增值和绿色GDP增幅。
  原则既定后,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迅速部署“兵力”,由林业厅财务审计处负责编制方案,区第二林业监测规划院负责森林资源资产的实物量调查、林地和林木价值量评估、森林资源资产实物量和价值量更新技术指导、编制森林经营方案,翁牛特旗林业局和试点林场负责各种信息的初始数据登记。
  
    特别邀请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负责森林生态服务功能的价值评估。
  
    呼群说:“只有以法律和事实为依据,才能客观评价一个地区的森林价值,才能为建设生态文明注入强劲动力。”
  
    科学调查,一切以数据说话
  
    除科学的制度外,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在国新办召开的发布会上表示,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最主要的3项措施中,还包括基础资料和数据质量。
  
    许宪春说,要充分利用自然资源主管部门的基础资料,按照自然资源核算的概念、分类标准、核算口径、核算方法,科学评估和正确使用基础数据,确保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数据真实可靠。
  
    然而,森林资源的基础数据却并不容易取得。
  
    我国森林资源调查分两类,其一是国家森林资源连续清查,以掌握宏观森林资源现状与动态为目的、以省为单位进行调查,每5年复查一次;其二是森林资源规划设计调查,以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等森林经营单位或县级行政区域为单位进行调查,每10年复查一次,但数据更准确。
  
    “编制负债表,需要精准的数据,而10年前的数据根本没法再用。”内蒙古自治区第二林业监测规划院总工程师秦建明说。
  
    怎么办?只能实地调查。
  
    “林业人的特点就是埋头苦干、精益求精。”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副巡视员夏荣华的案头放着3个试点单位的森林资源数据,包括有林地、疏林地、未成林等各种地类的面积和这些土地上林木的蓄积量,更详细的数据还有立地等级、优势树种、郁闭度等因子。他说:“这是夜以继日两个月完成的,而它只占全区林地总面积的1%。。”
  
    “掌握了精准的数据,才能进行实物量的价值评估。”内蒙古自治区第二林业监测规划院评估中心主任王占利主要负责林地、林木的价值评估。他说:“有了初期评估结果,以后每年再根据林业生产经营情况和自然生长状况,更新实物量,依据相关模块换算价值量,进而形成森林资源资产的期末数。”
  
    也就是说,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不同于传统的以“价值计量为主”的统计方式,它并不是一张单项报表,而是一套动静结合的自然资源管理报表体系。
  
    考虑到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科学性,王占利提醒,审计并非单纯对比期初数和期末数,还必须考虑因自然灾害、牲畜危害等原因造成的林地破坏情况。
  
    呼群表示,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目的不是为了审计,而是推动地方政府更多地关注生态增长和经济增长的质量,帮助领导干部树立新的政绩观。
  
    与国际接轨,突破无形资产核算难关
  
    统计林地和林木价值其实并不难,只要有准确的实物量,根据市场价值换算即可。而林业所包含的内容却远不止这些,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净化大气……这可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价值,怎么核算呢?核算的数据能得到国际认可吗?
  
    一招走错,极可能导致满盘皆输。怎么办?
  
    东淑华说,其实对林业行业而言,核算林业的无形价值也不难,而且核算方法也是国际认可的。
  
    东淑华的自信来自于我国森林生态效益监测与评估首席科学家王兵。王兵介绍,早在2004年,国家林业局和国家统计局就联合组织开展中国森林资源核算并将其纳入绿色GDP研究,提出森林资源核算的理论和方法,构建了基于森林的国民经济核算框架,并依据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结果和全国生态定位站网络观测数据,核算了全国森林生态服务的物质量与价值量。
  
    2013年,国家林业局和国家统计局再次联合启动“中国森林资源核算及绿色经济评价体系研究”,在原有研究基础上,充分吸收参考国际最新研究成果,改进和完善了核算的理论框架与方法。
  
    2014年,国家林业局与国家统计局联合公布,我国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年价值量为12.68万亿元,数据和算法经得起国际检验。
  
    对内蒙古森林生态服务功能的核算,王兵心里有数。他介绍,此次评估数据以内蒙古自治区第二林业监测规划院调查的数据为基础,辅以国家林业局森林生态系统定位观测研究网络多年连续观测的数据和国家权威部门发布的公共数据,再采用森林生态连清体系划分评估单元进行评估。
  
    此次评估指标体系主要包括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林木积累营养物质、净化大气环境、森林防护、生物多样性保育和提供林产品8项功能,涉及13类指标。
  
    当3个试点林场高达11.2亿元的生态服务功能总价值出炉时,翁牛特旗林业局局长刘军直呼“没想到”。因为,3个试点林场林地和林木的总价值仅为3.4亿元,不足其生态服务功能的1/3。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局长胡敏谦感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通过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提高全社会的生态意识,尤其是领导干部们的认识,使他们自觉服务与生态文明建设中,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蓝天、净土。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版权:国家林业局科学技术司
主办: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网络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