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求索
 
   
 
 
中国绿色时报系列报道(一):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如何在林业落地生根?
    中国绿色时报12月22日报道 记者  梅青 吴兆喆 敖东 
  
    编者按
  
    自然资源如何变为资产?自然资源实物量怎样才能转换为价值量?自然资源资产用什么方法管理……这一切,都是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必须破解的难题。
  
    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崭新课题,内蒙古在探索编制负债表的进程中,先行先试,率先突破,探索出了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可贵路径,使国家建立这项制度、科学评价领导干部任期内的生态政绩和问责成为了可能。
  
    从今天起,本报推出“内蒙古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创新突破系列报道”4篇,揭示其可贵的探索、创新路径和发展方向,敬请关注。
 
  这是一项意义非凡的重大突破。
  
    7月,内蒙古公布了翁牛特旗高家梁、桥头和亿合公3个林场的自然资源价值量,5.41亿元、4.97亿元和4.27亿元;8月,3个林场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完成。
  
    从表面看,这条新闻并不新奇,一些城市、部分区域不都在陆续公布其自然资源资产吗?细究发现,内蒙古此举却有不同,其选择的领域为国有林场,而且有了一个新概念——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编制。
  
    这实为一个事件的冰山一角,掀开盖头会发现,一个事关评价生态政绩和发展成果的重要探索或将破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新要求,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
  
    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项目总负责人、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江泽慧表示,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有利于形成生态文明建设的倒逼机制,破除和扭转唯GDP的发展模式,对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具有战略意义。
  中央号令一出,各地纷纷行动。许多省级政府都将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列入重要改革事项加以推进。但由于难点重重,始终破局不易。
  
    难点何在?自然资源资产包括土地、矿产、森林等,是众多自然资源资产的总和,涉及多个行业。林业可谓难点中的难点,因为林业资产除有形资产外,还包括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净化大气等许多看不到也摸不着的无形资产,其动态的价值核算一直被认为是世界性难题。
  
    可喜的是,内蒙古先行先试,林业部门知难而上,不仅突破了实物量转换价值量的种种难关,而且探索出一整套森林资源资产核算的科学路径。
  
    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编制为何率先在内蒙古突破?它的突破具有怎样的意义?在探索中究竟遭遇了哪些困难?当前,还需要如何进一步扩展和深化……《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日前专程赴内蒙古采访,试图揭开这一创举,为其他地区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提供借鉴。
  
    创新制度,让生态保障“落地”
  
    内蒙古为什么能在全国先行先试,并取得初步成果?是习近平总书记的重托,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政府挑起了重担。
  
    2014年初,习近平在内蒙古调研时肯定了当地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成绩。他着重强调了要将内蒙古建成我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的意义,要求内蒙古先行先试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探索建立可持续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
  
    这是最符合内蒙古生态建设的实际路径。内蒙古经济实力不够强大,但制度可以激发人们建设生态文明的干劲,成为打造我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保障亮丽风景线的目标顺利实现的动力来源。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高度重视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工作,多次在会议上重申其重要意义,强调这是推进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保障;自治区主席巴特尔指出,编制过程中要综合考虑全区实际情况,注重实用性和可操作性,要构建科学的指标体系和评价体系。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是内蒙古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牵头部门。局长胡敏谦说,这项工作涉及林业、国土、农业、水利等多个部门,从某种程度上说,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就是这些部门统计数据的总和,需要各个行业创新突破,而林业涉及面广,其资源价值核算难度最大,因此,林业的突破尤其重要,到目前也最为成功,具有示范意义。
  
    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先行先试,率先开展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厅长呼群说,林业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主体,这项工作对推动林业建设意义更为突出。林业厅积极配合自治区的部署,迅速成立了由呼群直接负责的项目领导小组,组长由厅财务审计处处长东淑华担任。
  
    东淑华介绍,这项工作的试点选择最关键,经排查,试点落到了李克强总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赤峰市翁牛特旗,她认为这里的领导干部思想境界高,配合效果会好。
  
    具体选址时,翁牛特旗各相关单位跃跃欲试,都希望接受检验。最终,项目领导小组将任务落在了高家梁、桥头和亿合公3个林场。相比较,这3个林场的类型最具典型性。
  
    寻求突破,摸着石头过河
  
    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究竟是怎样一张“表”呢?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副巡视员夏荣华解释,这张“表”就是用资产核算账户的形式,对全区或一个市、县的主要自然资源进行分类核算,统计期初、期末存量及期间变化量,既可以显示某一时点自然资源的家底,也可以反映领导干部任期内自然资源的消耗或增长。
  
    长期以来,基于我国现金制为基础的财政总预算,资产和负债的核算较为简化,尤其是货币性资产负债、非流动资产、非流动负债一直未纳入政府总会计核算范围。因此,只有将所有类型的资产和负债都纳入统计中,所反映的自然资源状况和生态文明建设质量的统计才是最真实的。
  
    但由于目前国内外尚无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成熟思路和方法,内蒙古只能自寻突破,摸着石头过河。
  
    对东淑华而言,压力尤其大,不单单是林业资产的核算难,更难的是,目前许多自然资源的权属不清,一些资源的权属正在变更和登记之中,归属有待明确;在计价方面,自然资源的资产和负债计价方式有4种,分别是按照市场交易价格、历史成本、未来收益的折现价值和重置修复成本计价,不同计价方法得出的价值量差异又非常大。
  
    既不同于传统的统计方法,又面临着亟待突破的科技难题,全面价值计量还需要自然资源产权制度和交易制度的重大突破,以及自然资源估值体系的健全与完善。
  
    显然,这并非一日之功。怎么办?
  
    组团走出去学习,把专家请进来讲授,国家统计局、国家林业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和区林业厅派员分头行动,然后开会、讨论、商议、汇总,有时为彻底弄明白一个概念,他们要到北京跑几家单位,拜访数位学者。
  
    东淑华感慨,在财务体系中,资产负债表就是财务状况表,可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既要采用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方法,将所有森林资源资产分类加总,又得利用会计学中的资产负债表工具,全面反映责任主体对森林资源的破坏或保护状况。因此,一旦方法学错误,一切全得重来。
  
    对于“方法学”的重要性,呼群说:“这不是一项研究,而是要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所以,必须运用最新的科技成果,取得新突破、解决新问题、总结新经验,进而形成示范引导,让更多人理解为什么编制负债表,明白怎样编制,编制成什么样,实现可适用、可推广、动起来、用起来的目的。”
  
    经过近一年的艰苦攻关,内蒙古3个试点林场的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出炉了!这份饱含着务林人心血的报表,完全符合我国《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试点方案》的要求,成果得到了业界公认。
  
    呼群表示,3个林场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成功编制的最重要意义,是形成了一整套科学路径,这让全局突破指日可待;胡敏谦表示,这意味着对领导干部实行离任审计,审计领导干部生态文明建设政绩得失成为可能。
  
    内蒙古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符太增对这项工作的阶段性成果给予高度赞誉。他在自治区统计局和林业厅的汇报中批示:“这项工作推进情况很好,目前中央已经将这方面的改革列入日程,要加强与国家主管部门的沟通汇报,争取上级支持。”
  
    按照内蒙古的改革时间表,2015年编制3个试点林场上年度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目前已完成;2018年将编制出赤峰全市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2020年形成成熟的方法学,完成全区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改革任务。
  
    曙光已现,浩瀚的林海、无垠的草原、清澈的湖水、广袤的天空……都会因有更多的呵护焕发出了更强的生命力。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版权:国家林业局科学技术司
主办: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网络管理中心